GG热搜
图书馆事件
匿名用户
2024-02-25
次访问
  高中一年级的那个秋天,我和她邂逅了。因为父亲工作的原因,我转校了。在第二学期的中途就被迫转学实在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四月初的时候,我和班里的人几乎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基本上都说不上话。学校生活过的不怎么如意。休息时间只能一个人发呆、吃饭的时候也没有人陪、周围还好像有什么人在议论我。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好的地方的,我能有更多的时间写作了。顺带一提,我很喜欢文学。将来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作家。从初三开始,我就开始写小说。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件事。我有时候会从学校取材,所以我会向同学们打听他们谈论的话题。听说最近有一个同年级的男生因为进了图书室之后受重伤被送进医院了,于是我就想去一探究竟,顺便为小说提供素材。班里的人说这个图书室很可怕的样子,说里面是怪物的监狱,里面藏着无数的怪物,那个男生就是被那些怪物弄到重伤的。我放学之后,恰好经过图书室的门口。我从窗户看到里面。图书室的面积不大,但是书架很多,里面会有很多书吧,这是我对这个图书室的第一印象。在我视线的尽头、有人在桌子上学习的样子、那是一个面无表情的看着书的少女,这间图书室只有她一个人的样子。怪物的巢穴………?恐怖的图书室………?那个女孩、留着一头漆黑的短发、穿着浅色的对襟毛衣、像个文学少女一样站在那里、身上唯一有点和现在的年龄相符的时尚感的、恐怕就是那副粉红色的渐变色眼镜了。这样的女孩子都能一个人在这个图书馆里面看书的话,那些关于图书馆的传言大概全部都是假的吧………?这种想法在脑袋里闪过。确实,被来应该坐着图书管理员的座位是空的,这个的确有点不自然、不过,这个和他们想象的那个怪物的监狱相差甚远。说起来,我是相信班上的人说的还是自己亲眼看到的事实?结果不言而喻了吧!我决定了、打开了图书室的门。那个文学少女、看都没看我一眼、还是低着头在看书。我还害怕隔着门看不到里面的人,还在东张西望,以为会有人突然跳出来,结果发现,这间图书室里就只有我和那个戴眼镜的女孩。我安心下来了,在靠墙的书架前面踱步,一本一本地物色起书来。来到最里面的书架的时候,听到拉椅子的声音。那个戴眼镜的女孩要回去了吗?我把不想看的书放到原位,想看的拿起来夹到腋下。这时候、感觉到背后有人,我回头一看。那个戴眼镜的女孩,一只手拿着书,目无表情地俯视着我是的,俯视着我。她坐着的时候不觉得,到她站到我面前的时候一看,她的个子真高。我身高165cm、算不上高,但是也不矮啊。我的个子在她的视线以上吧。还,还有、胸部………非常、非常的大…………啊,别误会、我不是那种盯着女孩子胸部看的人,但是她个子太高了,我的视线正好在她的胸部的位置…………然而走近一看、是个相当的美少女啊。和班里的女生门不同,明明没有化妆,却有洁白细腻的皮肤,艳丽的嘴唇,外形美观的鼻子,长到妖媚的睫毛,一双大到好像戴了美瞳一样的眼睛正在一动不动地盯着我。「啊…啊……在………」咬字都不清了………真是惭愧…………是不是我站在书架前面挡着她拿书了?………正当我打算让出个位置出来,从这里走开的时候,一只女生的手臂挡在了我的眼前。「嗯?」我傻乎乎地仰望着她。她依然面无表情地俯视着我,伸出手放在我后面的书架上,走前一步逼近了我。「啊,啊,这个………?」这就是被壁咚的样子,我整个人都懵了,向后面缩过去。她还是一句话不说、突然把手伸进的我的肚脐以下摆弄起来。「你干什么………!?」她完全没有理我的感受,还是那样俯视着我、一只手灵巧地解开我腰带的扣子,把我裤头的拉链轻轻地拉了下来。失去了腰带的裤子在重力的作用下,一溜烟地掉了下来、内裤和赤裸的大腿都露出来了「等一下………!!?」到这里我终于回过神来,满脸通红,好像火烧一样火辣辣的、慌张地想提起裤子。但是、突然身体被一股巨力反转过来,整个人都被压在了书架上。「呼,哈………」在我难堪地喘息的时候、她的手指完全不给我思考的余地,抓住了我的内裤,下一瞬间、我遮掩耻部的最后的壁垒就这样被轻易地突破了。「不要………啊!!」不知不觉发出了好像女孩子一样的哭喊。做这样的事,这孩子到底想干什么啊………!?突然,我觉得下半身有接触到了书架上的书的触感,急忙缩回下半身,向下一看、我的鸡鸡已经干劲十足地勃起了(因为………就算是在这个异常的情况下,跟女孩子有这样的身体接触还是第一次啊………)、粘粘的忍耐汁沾到了一本叫「菅谷高校年表昭和47~53」的装订漂亮的书上。哎呀,糟了、这本书看起来很贵啊………被我弄脏了………我该怎么赔偿啊…………那时候我觉得很着急啊、但是后来一想、这可不是考虑这样慢条斯理的事的时候啊。这时,身后有衣服摩擦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她把裙子卷了起来,露出了内裤。「这………个、是什么啊!!?」我因为太惊讶了,不由得发出了声音。映入我的眼帘的是蓝白条纹的女生的内裤………、不,比起这个,可爱的内裤什么的都算不上什么,在内裤下面竟然有一根怒张的巨大阴茎。欸,男的………!?不,不对、那对巨乳不像是假的…………她用纤细的手指把内裤脱下、那大炮般的阴茎解放的瞬间、巨蟒一样的巨根简直要推翻她是女性的身份(哇………是真的、第一次看到女生的私处………但是却是一根鸡鸡啊,完全兴奋不起来啊),我现在的眼睛全部都被那根巨型阴茎所占据。她应该是同时具有两性的性器吧。但是这样的事怎样都好。现在的问题是、她那强悍的男性器、溢出了大量的先走液,正在戳弄着我的屁股。我感到了生命的危机………!!她那被先走液沾满的阴茎黑黝黝的,足足有30cm、比起我我的东西,这根阴茎是多么巨大、铅笔粗细的血管扑通扑通地跳动,给人一种强壮的肌肉一样的感觉,是没有一点女性痕迹的东西。「啊,啊,……那,那个………?」啊、我的声音都颤抖不已了…………她拿着书的那只手一把把我的头强压在书架上。这是怎样的怪力啊,我的头盖骨都好像发出了悲鸣,我的头被摁得动弹不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尽管如此,她的手指还夹在之前看的书页里。然后她用另外一只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轻轻松松地就把我一条腿举了起来。她完全没有考虑我的身高、只是按照她方便与否地把我举起来,所以我在地板上的脚也几乎离地,只能踮起脚尖以奇怪的姿势站着。对这种事完全不明白的我也知道。她绝对是想侵犯我吧。「那,那个、你,你能不能………别,别这样啊…………」我的头被压在了书架上、自己的屁股上还紧挨着炙热的凶器、我只能怯怯的这样求饶。但是她表情还是没有一点变化、开始推动着她的阴茎。像火烧一样炽热,像钢铁一样坚硬的龟头,吞吐着粘乎乎的先走液,正在舔弄着我的肛门。天真的想法随着她阴茎上海量的偷跑汁消失了、我的下半身被稍稍地抬起来。不可抗拒的强大力量、本来不可以放进任何东西的那个洞穴,被粗暴地顶开了。「啊………呼、雅蠛…………蝶……?!」然后是令人窒息的剧痛,我整个身体都止不住地在颤抖,眼泪滴答滴答地流下来。嘶啦………噗啦…………肉块被撕裂的声音,听起来都觉得痛,在这个安静的图书室里面特别明显。痛得连话都讲不出来……、总算、她那大得吓人的龟头是挤进去了。但是从那里开始才是真正的地狱。好像是为了破坏我的身体而生的凶恶阴茎,嘎吱嘎吱地刮弄着我的肠壁、毫不留情地往我身体更深处肆虐。总算、她的动作是稍微停下来了、这时候我已经是奄奄一息了、腹部异常地突起了一块,那是她阴茎的形状、血和淫液的混合物顺着我大腿流下来。二我好像,不知不觉地射精了,「菅谷高校年表昭和47~53」上面被白浊的粘液弄得湿淋淋的。这是前列腺被蹂躏的时候正常的身体反应吧………现在的行为对我来说完全没有能让我有快感的元素吧。「您,您今天………能不能………就这样………放、放过我…………」我拼了命地这样哀求。下一瞬间、她开始把她的巨根以比插入的时候更快的速度拔出去。向后拔出的龟头,比插入的时候更粗暴地蹂躏着我的直肠。「啊…………」啵的一声,她的龟头终于突破了我的肛门,从我的身体里面抽出来了。滴答滴答………肠內积存的她的先走液滴到了地板上。但是还没等我感受到异物感的解放之后的感觉、呼啸而过的子弹一样的龟头就已经再次打入了我的体内。从那里开始,这根巨炮以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速度和节奏做着活塞运动。在因为强烈的痛苦而发出悲鸣的同时、体内被猛烈地突进,胸口都能感觉到好像被殴打一样的冲击,这快让我喘不过气了。地狱般的抽插不断地重复着。我这才发现,我现在整个人都是悬空着的,我的身体在她的腰间、被她的巨根激烈地抽插着、一直向上的冲击力让我脚完全不着地,一根阴茎竟然支撑起了我几乎全部的体重,我只能把手放在书架上默默地承受这一切。是已经习惯了这种高强度的抽插了吗!?她松开了摁在我头上的手、一只手打开了书、一边粗暴地强奸着我的身体,一边面无表情地看着书。用一只手灵巧地翻着书页,我无论哭喊也好,悲鸣也好,她看都不看我一眼,好像她的世界里只有我的屁股和手上的书一样。感觉已经过了好久。还是因为痛苦让我觉得已经过了很久呢。她那激烈的抽插、一点都没有慢下来的样子、感觉上还越来越快了。这根本不是性交,这只是她的自慰而已,我只是她的自慰器。当我是用完就丢的东西那样的粗暴的自慰。对她来说,我只是读书时的消遣吧。突然想起了班里的人说的图书室的事情。啊………是这样吗………原来就是现在我被强奸的事啊。在同级生和前辈们眼中的她……都认为,这只是一个美少女吧、然后那个男生。鼓起勇气向他表白之后、就这样被当成她的性玩具,然后被送进了医院。平时没有什么锻炼的我,可能会这样被活活干死啊。这样的地狱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呢。这根侵犯过不知道多少人的阴茎、已经不能轻易地感受到快感,没那么容易就射精了吗。已经,连疼痛都感觉不了了。意识开始朦胧。这个时候、没有任何前兆、身体里面有什么灼热的东西爆发了。「啊啊啊,骗人的吧、射在里面吗……」肠子感觉到好像宇宙诞生的时候的炽热、下腹部噗啦噗啦地有什么东西迅猛地升了上来。下一瞬间、胃里好像被火烧着一样的烫、我的胃袋好像气球一样膨胀起来。肚子那里膨胀的程度让人觉得毛骨悚然,衬衫的纽扣都被我膨胀的肚子撑爆了。开玩笑的吧………这些全部都是?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射出这么多啊………这里只是她一次的量啊………!!!灼热的感觉延伸到了食道、食饭里的东西伴随着呕吐感一起溢出。这还没停下来、我还在不断地吐出白浊的液体,离近了看,与其说这是液体,不如说是果冻之类的东西,这些白浊的胶块散发出浓重的腥味。她的射精还是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我的脑袋都好像要被这些白浊的液体淹没掉。继续这样下去,我大概会因为身体破裂而死掉把………意識开始被抽离。要………死掉……………了吗…………………我就这样在浓得让人窒息的精液味之中失去了意识。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周围已经变得昏暗,夕阳透过窗户照进来。我满身精液地倒在了书架之间。「嗯………?」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发现她的精液在我身上还没干透、我现在好像被海藻缠住的样子,想站起来都很困难。向下一看,我的肚子好像装了个西瓜进去一样鼓起。屁股的洞感觉到一丝凉意。在之前的人生中,没有接触过户外空气的部分,现在感觉到了微弱的风。她的精液被空气冷却了之后凉飕飕的。被撕裂得七零八落的伤口火辣辣地疼。还有胸口也是,现在呼吸都很困难…………完全不理会我现在这么凄惨的样子、干了一发之后就把我像垃圾一样丢掉,然后回去了吗?………真过分啊…………禁不住流下泪来。之后该怎么办。不能就这样回家啊………或者说、不能就这样出去被别人看到。在走投无路的我的上面,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影子。我抬头一看、是她、她还是那样面无表情地俯视着我。可恶啊………明明被做了那样的事、但是我却觉得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得上现在夕阳下她的脸…………「………这个。」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开口说话。啊………声音也很可爱啊…………她手上拿着什么什么。一沓纸………?「嗯………?!」那个是、我原本放在书包里,我自己写的,写了一半的小说的原稿,我提着沉重的肚子站起来,从她手上把它抢了回来。「别,别随便拿啊.」我脸红到发烫了。今天我被做的那些事都是不被允许的。但是这时候我是很害羞的。因为我自己写的小说被看了………!!我已经不能待在这个学校里了………!!!「继续、可以吗?」她说。「哈……什么………?」什么?「那个、很有意思。想继续看下去。」「额?………继续………?」我自己说了什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像个白痴一样地嘟哝。「嗯、继续。」认真………的?「啊,不,不行不行不行,这不是写给别人看的,而且我写得很差啊…………」「那为什么会写呢?」她侧着脸说。「那、那个………」答不出来。不,没有答案。「这个不是写得很差啊,有点像史蒂芬的风格,我很喜欢哦。」她说这话的时候还是面无表情,好像感情这种东西在她身上不存在。「………」我很高兴。明明被做了那样的事,现在的我还是很高兴。「………这、这个、请继续看下去………等我写完的时候…………」「什么时候?」「哎?」「什么时候可以写完?」也就是说不是我想写就写了吧?「………我、会试着写下去的。所以,那个………」这时候我犹豫了。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人看过我写的东西。岂止如此,就连将来想成为作家的梦想也没有和父母讲过…………但是这女孩,全部都看到了。大概今天是我人生中最丢脸的一天了,但是这些全部都被她看到了。「如果可以的话,请,请继续读下去…………」我鼓起最大的勇气说了出来。「好啊。」她第一次有了一点笑意………我确实是感觉到了。也许是夕阳的光线的缘故。让我感觉到她说「好啊。」这句话时候的心情。「大概几分钟?」「哈?」「大概几分钟能写完?」「啊、不是吧、以分钟为单位………太勉强………了吧………?」糟糕、惹她不高兴,我会不会又被她侵犯………?「那么、我会在这里看书、直到你写完为止。」然后她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本轻小说。「啊、不、这个………今天之内,恐怕不可能写得完吧………?」她俯视着我。不妙、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是,生气了吗………?「那我回去了。」呼………总算得救了…………想了一会儿,她一手拉住了我的手臂。「啊………!?」我以不可思议的目光仰望着她。「回去。」她重复地说。「啊、嗯、我知道了,那,那这个……是干什么啊?」我问她为什么这样拉住我的手。「跟我回去啊。」她好像理所当然的这样说道。「嗯………?!难道说、要我和你一起回家吗!?」「回去继续写啊。」她点了点头。「啊?!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我慌忙地摇头。她好像对比无法理解的样子。不是开玩笑……如果我被她带回家了,一定会被弄死的。虽然只是和她谈了一会儿,但是我觉得这孩子超天然呆的………难道刚才对我做的那些事都没有恶意吗?只是有不得不侵犯我的理由?……例如说,发情期的猫………!………真可怕!!!「那么、明天………!明天我还会来图书室的、你要继续写你的小说哦………如果你不来的话,我可饶不了你…………」竟然随随便便就做了这样的约定。不过,我总算不用被带回家了。她好像还有点不想就此罢手的样子,但不久。「我明白了。」我这样向她承诺道。「那么、那么、就快点回去继续写吧………」说完,,她又抓住了我的另外一只手。我两只手都被她抓住了。这个………………………?「在这之前。我想再做一遍。」她说。「一想到明天就很开心、所以勃起了。想再做一遍。」我视线向下移了过去、裙子下面的巨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这个…………「不行、今天我已经………不行了啊…………」我都快哭出声了。刚才没能听的恳求,以现在的关系的话应该会听一下吧…………「我明白了。」太好了………!!这孩子还是会听我说话的………!!「那就用嘴巴好了。」她说完之后、我在她面前跪了下来。之后、是让下巴脱臼的口交……【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