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我家很少搬屋。<br>自中学二年级,举家搬到这个大型屋苑,我就一直住在这里,数一数,已有约十年了。<br>屋苑楼下有同一建筑集团承包的商场,商店林立,是我从小学、中学、大学直至出来工作,每天往返地铁的必经之路。<br>而我总会经过一间地产店。<br>店面十分开扬,一张张贴满楼盘资料A4纸的玻璃后,一个个在店里的地产经纪就坐在电脑后向开来,方便迎客,一揽无遗。<br>自数年前,大约是我大学二年级吧,来了一个中女地产经纪。<br>地产经纪既说是中女,早就脱掉少女的稚气,清秀得来,却带点冷漠高傲的感觉。<br>就算我形容得再详盡仔细,也只形于抽象,因此具体点来说的话,她长得很像郭少芸的。<br>皮肤雪白,散发着中女气质。<br>由于要给买家一种专业形象的感觉,她常穿着恤衫,配以黑短西裙、黑丝袜。<br>自从她入职(或掉职?)到我家楼下的地产铺后,我从前每天上下课,以至现在的上下班,都对她目光敬礼。<br>而她,不是和邻座的同事闲聊,就是专心望着电脑屏幕,完全沒察觉到我。最记得数年前,有次我在中午已经放学,沒有约会,回到家楼下隋便吃个午饭,到了大快活。<br>由于已接近下午茶时间,十分挤拥,空座也不多。我好不容易在角落找到一张空的双人对座桌。<br>在我用膳,专心把玩我的电话,和女朋友传短信息时,一把柔声对我说︰「请问有人坐吗?」<br>头一看,我吓了一吓,就是我每天上下课路经必偷看的地产女经纪。「沒有、沒有人的。」<br>我把自己的食盘挪前各自己一点,好让她把她的食盘放下。她对我微微点头,就一屁股坐在我的对面。<br>自雇自地吃起她的蕃茄意粉来,右手哒哒哒地玩着手机游戏。<br>从前一直走马看花,我从沒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她的面庞。<br>下巴尖尖的,皮肤白滑无暇,穿着一贯的黑西裙黑丝袜,今天配的是淡粉红的西恤衫,显得十分贵气。<br>见她专心一致的表情,我就毫不忌讳地静心看着她。<br>衬衫的钮扣只扣至心口,隐约就可看到雪白胸脯间的乳沟,多淫贱的女人!<br>突然,小腿感到鞋尖的顶一顶,原来她跷腿时不小心踢到我一下。<br>「不好意思。」她向上一督。<br>「哦,沒关系。」我立即把眼光移开。<br>我头一侧,沿右方的桌旁看到她相跷的腿,幼长得来又带有人妻感的缐条,令人食指大动的肉感小腿就被黑丝袜紧紧的包着。<br>真想近眼观看。<br>我手肘借故一批,把桌上的胶刀打落地面,借故拾回。<br>她完全不为意,继续玩她的电话,我的头就钻到桌下。<br>桌下是另一个世界。简直就像了世外桃源一样。<br>双跷的腿就在我面前。由此角度可直视裙摆下肥肥的大腿。<br>我把头凑紧一点,嗅着混有丝袜的衣物味道的肉香,欣赏沿屁股一直伸延至鞋跟的缐条。<br>我双眼继续欣赏她的食姿。<br>原来她有咬饮管的习惯。看着她小口小口地轻咬着饮管,真想自己的那话儿就是那饮管,被她细咬吸啜。<br>然后,她拿起餐纸抹一抹嘴角「帮我看一下袋子好吗?我想上洗手间。」<br>「好、好的。」<br>剩下我和两个食盘。<br>我看着那支被她咬得不成形状的饮管。涎沬丝还留在饮管顶端。<br>这就是那美人的分泌物哦……<br>我确实地看着她转进往洗手间的弯角后,手颤抖抖地伸偷取那饮管,急放进自己口中。<br>哦!!!还有温温的感觉。我盡情吸索她的温湿的唾液不只,还故意吐了几大口口水,把饮筒贯得满满的,好让她回来时慢慢品嚐。<br>果然,她回来时还懵懂懂的喝了几杯中茶,全然不知已喝了一个连名字也不知道的男子的分泌物。<br>就这样,她就走了。<br>这件事一直深深刻在我脑海里。我想佔有她。<br>我想盡情抚摸她的肉体。<br>直到遇到一次机遇。一说便是两年后出来工作的事了。<br>虽知道作为地产经纪,要不断外出见客,带买家参看楼盘,自然常不在店面的岗位上。座位只会放上该职员的名片,以便供客人联络。<br>一天下班经过地产店,看到那中女地产经纪不在位子。<br>我心一动,故作正气地走进店面,取她的名片。到底她叫甚么名字呢?<br>我只出于粹然好奇,到当时也未至于心有不軏的。<br>虽然地产店有其他职员当席,有疑难大可向向他们查询,此举未免有点唐突。<br>但正好各经纪也不在状态,上网的上网,打电话的打电话,彷佛我完全沒存在似的。<br>拿着卡片,心想「哦,名字这样就到手了。」<br>岂料一转面,中女经纪就立在的后面瞪着我,我吓了一吓。<br>她微微一笑「先生,请问有甚么可以帮你呢?」<br>只在两年前对座共膳过一次,她当然不认得我。怎么办呢?<br>走进地产铺取一个人的卡片,到底有什么意图,我该怎样解释呢?<br>我脑筋急转。<br>「我……是……….看楼盘的。」我胡吹着。<br>「哦?太好了!想看怎样的单位?租还是买?」她眼前一亮。一个客人就在她眼前。<br>「哦…租的….想找同区的就可以了,父母住在附近。」我心乱极了,只把谎话的雪球愈磙愈大。<br>「楼上这个屋苑好不好临近交通交匯点,十分方便。先生预算大约多少。」<br>「月租万二左右吧…….」哎呀…..我在说甚么!!?我只想找办法脱身。<br>「太好了,合你的有好几个。」她不由分说坐回自己位子浏览资料<br>:<br>「十三座六楼A,十二座二十二楼B,八座三十三楼A」<br>「嗯………还是先想想吧。」正如以前所说,我乱极了,只想脱身,身已转掉一半。<br>「哎呀…..你不找我…..其他经纪也不会比我便宜喇….机会熘过就沒有了…..」她捉着我手臂。<br>「但……..」<br>「但什么?来来来,跟我上楼看看,你必定喜欢。」我一直唠唠叨叨推却着,她却全不听进耳,硬销着这个单位好、那个单位妙。<br>我昏了头脑,被她半推半就的带上了屋苑。<br>沿路她一直问我无关痛痒的话,「本身住那里呀?」「出来工作多久」之类的。<br>定是和客户打开渠道的技俩吧。<br>我一心沒打算买楼,便一直胡扯着不知所谓的答案,而她又深信不疑,一直续问下去。<br>老实说,我偷视她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正式对话,一来便是一次深入的漫谈。<br>谈久了,我心也开始放开来,心也不再砰砰那样跳了,甚至转问她问题。<br>「你又做了多久」<br>「已有约十年喇,大学修毕到现在….」<br>哦….三十岁….中女最诱惑的年纪……<br>「那么结婚了沒有?」<br>「唉呀….你怎么会问这些…..还沒有喇………」<br>单身中女。<br>不经不觉已来到了电梯大堂。电梯是三面镜的。她一进升降机就看着电梯按钮排,背我站着。<br>我一面隋便应着她的对话,一面从后方多角度地饱览这人妻的躯体。<br>女性的缐条美在她身上表露无遗,密闭的空间散发着一阵茉莉香。<br>呀!竟然和我朝思暮想的性幻想对象共处一室,一会还会一同走进一单位,<br>这种感觉太奇妙了!<br>我幻想她是我妻子,和她一起乖升降机回家的感觉。<br>回到家一定要幹你哦。<br>进到单位,她就发挥她的职业本色,一口不停地介绍这个楼盘。<br>「这个窗口向东,最利财…」果然果格不错,傢具电器也齐全。<br>但我不是来看楼。<br>我是来看人的。<br>但我也不会露出破绽,试开门窗,察看地板等的工夫,我一应做全。<br>然后她领我进房间,我看到地上有一纸箱。<br>「哦!这是上伙的喇,他们都说不带走,说可留给下伙用,都是文具工具等的东西。」<br>她打开箱子,内里全是铅笔、改错带、超能胶的。<br>「我再带你到厨房。」<br>她每站在我面前,我就盡情用我的视缐强姦她。<br>在只有两人的屋子,我更斗胆把头弯各她的髮后,甚至后腰,近距离细赏,吸索她的微香。<br>「来!老婆!在我们这个安乐窝造爱吧!」我真想这样大喊。<br>「等一等我。」她说要去洗手间。<br>剩下我一个人。呀……..这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恐怕美好的时光到这里便要停上了。<br>突然,我忽发其想。<br>「怎样,对这个单位满不满意?」她从洗手间走出来,手还抹着纸巾。<br>「满意倒是满意喇….我甚至想到买呢…..」<br>「真的!!!?!!?」她眼前一亮。<br>.要我立即租可以….可是喇…..有一点倒是很伤脑筋的。」我煞有介事地说。<br>「甚么事?」<br>「就是喇….刚才我试过了…..那个窗开不到喇…..。」我指一指主人房那个窗。<br>「是吗….那我找师傅来修理…..」<br>「嗯…..现在不成牙…..我要回家…让我再考虑考虑。」<br>「不不不!!我试试开开看。」大生意在前,地产经纪岂会错过。<br>窗就在主人房双人床的靠墙的一边。她必须先扒上床。<br>她腼典地跪上床,试图把窗把开。<br>哈!她又怎猜到,我偷衬她上洗手间时,我就地取材,用纸箱中的工用超能胶把窗边封了!<br>屁股朝向着我,我看到迫得实实的黑裙里,丰瞍的双臀的形状。<br>我衬她专注时,把头靠近,鼻尖盡量不发声地索着。<br>哦!!真想一手捏下去!但以我的胆量来说来不至于。<br>「唉呀!怎会这样….真是开不到……」<br>「我是说嘛….也让我试试看………」我也爬了上床。<br>窗口很窄,我借故为开扒在她身上,她个性好像很率直,绝不为意。<br>「怎么了,真的开不到吧…….」她对我略带轻笑。<br>「是吗?」我装作要准备施力,整个人跪叠在她身上。<br>哗!这不就是狗交的姿势吗?<br>我肚间至下体与她完全贴着,不分你我。<br>我佯作施力,身子向前一挺,两个身体就更紧贴了。<br>「真的很紧…..像我刚才试的一样。」<br>我又借势用力几下,身体就依势向前推数下,下体借机向她臀部顶撞。<br>大床哑吱作响。「让我们两人一起施力吧。」对着这样一个傻笨的中女,我这样说,<br>然后双手乖机从她的手臂滑向她的玉手。<br>「来!一!二!三!推!」下体一撞传来快感。<br>「来!一!二!三!推!」下体再撞传来快感。<br>这时我鸡巴已硬绑绑了,真想往她的股沟钻进去。<br>一边做着这淫举,一边觉得自己做的梦幻事情真过份,<br>实在太刺激了。<br>「啪!」一声,打开了…..<br>只怪刚才她去洗手间的不够久,超力胶的黏力又不够强……<br>「哎呀!你看!开到了!」<br>良辰美境像瞬间就要幻灭。<br>「那么,先生你选定了吧?就这一间?」我沒有借口了,把身体移开来。<br>「嗯…..是可以。」<br>「哈…太好了!我们下去准备签字。」<br>「但我想问问…….所有傢俱电器是包括了的吧?」<br>「对!屋主全都留下来的!很吸引吧!」<br>「但刚才我听到这床有喳哑声….好像不太隐固呢…….」<br>「怎么会!」<br>「你看!」我全力往后一训,一头枕在枕头里。「好像快要塌下似的。」<br>「不会喇….很稳固…….」<br>「你试试看!」<br>她全力一训,啪一声枕在我旁边。<br>虽然此举我两沒身体接触,但就像两夫妻般的左右邻着睡。<br>「都说沒问题吧。」她说。<br>「总觉不太稳固………你知道吗…我是跟新婚妻子一同住的。<br>所以呀….床不就是单单睡觉那么简单…….要幹什么哦……」我想不到我的胆子变得那么大。<br>「我当然知道。」她面红了起来。<br>「所以呀….就觉得这床不太稳固喇。也许承受不了。」<br>「我就说不会喇!」<br>「你一直那么坚持…要不要试试看…….你放心……只是有甚么不轧…..我是真心买家…只想买一间好房子跟我妻子长住。你明白吗?」<br>「那么你想怎样?」<br>「只是试试看的….你別担心….只是试着抱你摇一摇…试试床的承受力….」<br>「怎么可以!!!」她交手自抱。<br>「你定了…我真的绝无非份之想的….只是恐怕买屋后货不对办….」<br>「嗯….只是试一试喇……….」<br>「嗯…一下就好。」我即时伸手往她另一边攀去,整个身子压在她身上,<br>她自抱着身体,避免与我有过多身体接触。<br>我们面对着面,她头侧一旁,尴尬地回避我的眼神。我的那话儿就顶在她的右大腿黑裙上。<br>「我要开始试啰……..」我在她面前喷气。<br>她沒回应。我慢慢摆动我的腰.,完全跟性爱的姿势沒两样。<br>我看着她侧面委曲的表情,就觉得更畅快了!天降的艷福哦!<br>我一边想着,一边试着她的底缐,加强力度。<br>「试够了吧!」她以埋怨的眼光看着我。<br>我的腰沒有停上摆动,龟头隔着裤和裙在她的大腿用力磨擦。<br>「还未够……..怎说好呢…….我跟我太太平常不会这样做的……..这样说老实不够真。」<br>「那么你到底想怎样!?」她开始厉着我。<br>我不由分说,把原先托在床上的手肘挪开,双手向下伸,<br>从两边腰硬插埝进她的屁股和床间。<br>身体沒有手肘作支点,我胸口就直贴着她的心口,头也落在她的床头上,<br>侧看她充满美感的耳朵。<br>我双手不由自主地捏她的肥臀。<br>中女真是另有一番味道哦。<br>「这样不太好…..先生……..」<br>「听我说…我跟太太平时也是这样的喇……我真的担心是张床…绝无冒犯之意…..」<br>我只手不断捏,感到她的臀部随我的用力而扭曲变形。<br>「真的一下就好哦….」她更表怀疑。<br>「放心…只是试一试而己。」我淫慾冲昏了头脑,腰部像狼狗般的不断向女经纪抽送,<br>不断磨擦她的大腿。<br>「喂!!停手!!!!!!」终于到了她底缐的临界点,她喝上了哦。<br>「停手!!!!!!!!!!!!」她喝到。<br>我理不了。我脑里就只有性慾、性慾和性慾。<br>我双手用力往她臂部一抓,往外用力一拉,硬生生把她膝头以上的丝裤撕扯开来。<br>此时双手终于可以和她的美屁股玉帛相见了,手伸进内裤,我盡情用每根手指感受她肌肤的温柔。<br>「不要呀!!!!!!!!!!!!先生!!!!!这样不合规矩!!!!!!!!!」<br>「听我说……只是试一试喇…….床试好,屋就买。」我解开腰间的皮带。<br>她盡力挣扎,但她则料不到,她愈挣札,和我跨下磨擦得愈强,就愈为我下体带来快感,她,就愈逃不掉。<br>「你不买就罢,放我走!!!!!!」我面形开始扭曲,像是快要哭的样子。<br>「唉呀呀呀….你是怎样做经纪的呀…..那有经纪叫客人不买楼的。」裤鍊也在这时拉下了。<br>「停手!!!!!!!!!!!!」她喝到。<br>我理不了。我脑里就只有性慾、性慾和性慾。<br>我双手用力往她臂部一抓,往外用力一拉,硬生生把她膝头以上的丝裤撕扯开来。<br>此时双手终于可以和她的美屁股玉帛相见了,手伸进内裤,我盡情用每根手指感受她肌肤的温柔。<br>「不要呀!!!!!!!!!!!!先生!!!!!这样不合规矩!!!!!!!!!」<br>「听我说……只是试一试喇…….床试好,屋就买。」我解开腰间的皮带。<br>她盡力挣扎,但她则料不到,她愈挣札,和我跨下磨擦得愈强,就愈为我下体带来快感,她,就愈逃不掉。<br>「你不买就罢,放我走!!!!!!」我面形开始扭曲,像是快要哭的样子。<br>「唉呀呀呀….你是怎样做经纪的呀…..那有经纪叫客人不买楼的。」裤鍊也在这时拉下了。<br>我用双手姆指往女经纪内裤头一下拉,裤就脱到膝部了。<br>「不要!!!!!不要!!!!!」她呜咽起来。<br>就在我脱下内裤时,一个大意,让她乘机翻身,欲爬走逃脱。<br>哈!笨蛋,这样正合我意呢!!<br>此时我内裤已脱,我捉着她双眼往后一拉,双臀就像捧球接球手般好好接着我那话儿,<br>把我的那话儿埋在她的股间。<br>我不断推挪,用已青筋暴现的鸡巴感受这中女的股沟。<br>「不要!!!!!!!!!!!!!!放开我。」<br>「很快就试好了。」<br>我两身躯完全贴合,看着她狼狈又迷人的姿势,我深深赞叹造物主之伟大。<br>她大声小声的呜咽着。小妻子,你哭甚么呢?在同一家里就是一家人麻……..<br>我想是时侯了,便用手轻轻拉低阴茎,对准她的阴户,在双壁间徘徊。<br>「不要!!!!!!!!!!!」她由呜咽变成哀嚎。这样未免太夸张了吧!?先试试我的鸡巴再下定论吧!<br>那话儿就「插」的一声往里面一送,完全进入了。<br>她头俯下双手紧紧抓着床角的床单,连床单角都被她抓得飞出来了。<br>「不要…不要……不要呀……」<br>我则腰部强烈抽插,那话儿被湿润和温暖的内璧包围,好不痛快。<br>当然,我也不让双手闲着,由上至下解开她的恤衫解扣。<br>平时见她也把恤衫解到心口,这个盪妇,现在求仁得仁吧!<br>转眼已把她的恤衫完全解开来。我拨高她的胸罩,用五指游歷她的乳房。<br>「呜!!!!……呀!!!……呀……….」她已被身体的触感乱了头脑,说的不成语言了,<br>我就借势用手指头在她的乳头旁打圈。<br>「对不起….很快喇…..只是试一试而己…..我跟太太平时也是这样的。」<br>「呜!!!…..呜.!!!………呀.!!!…..」<br>我恐怕我会太快射精,便把那话儿抽出来,用力把她的身体返转,从正面作传教士的性交。<br>下体插进去后,我就正面压紧她。<br>象徵我淫慾的唾液一滴滴地落在她美白的脸上。<br>我用我暖暖的舌头在她的左右面颊游走,品嚐她的味道,弄得她全脸也湿立立的。<br>我想着我跟豺狼那有两样?<br>「下…..下…..下………」下体的插动令我也忍不住呻吟。<br>双手在她的美大腿处游玩。<br>「不要…..停呀……….不要………」她面容扭曲得更甚。<br>突然我把她幼长的大腿拉起,一手捉着她的脚瓜,把她身体压成躺着的V字型。<br>我一边用肉眼饱赏她膝头以下还繫有残馀丝裤的美腿,<br>一边让那话儿盡情放肆,一口一口吃着她的灵魂。<br>我感到下体快要有一种激流快要涌出。<br>像这种可遇不可永的人生经歷,我岂会让它转眼流逝?<br>我把那话儿停下来。<br>「嗯….这床可以了……」<br>她以为我悔疚了,对她惘开一面,露出有点愕然的表情。<br>作为中女你也算笨了!我怎会这么简单放过你!!!<br>「我们试试浴缸吧。虽知道浴缸这东西,每天也会用上。」<br>「不要!!!!!!!!!!」<br>我一手把她抱起,她身型虽高俏,胖肉却不多,一举就抱起了。<br>我就这样插着她,蹒讪地一步一步走去厕所。<br>她为平衡迫不得已用双腿环紧我的腰,太爽了,太爽了!!!!!!!!!!!!<br>我插着把她抱上洗手盘,在她婉转挣扎下把她的上下衣全褪掉。<br>「呀…….停…………年青人………別这样对我。」<br>年青人!?太刺激了,我有一种以下犯上的僭赲感觉。<br>也把我自己的衣服全脱下来。<br>中途有几次险些被她逃掉,却被我堂堂男人的臂弯拦住了。<br>她也抓伤了我好几处,但兽性冲昏下,肉体的痛楚只会付我的性慾更加高涨。<br>我好不容易开了浴缸的水喉,等水满时,我岂会错过她,<br>我俩肉体相连,我一尼股坐在掩了盖的马桶上,她就不由得也面向着我也坐下来。<br>我俩身体不断像策马般前后推移,我看着梳妆台前大镜中的倒映,简直跟成人影片沒两样。<br>「呀…..呜…..呀……」她好像挣札得沒力气了,声音也变得柔弱。<br>我硬把舌头伸进她的口中,和她的舌头打转。<br>水满了,我把她往水里一投,「哗!!!!!!!」我也同时埋进水里。<br>两个赤裸的身体,在水中抽插,激起水面波动,每插一下,浴缸边就涌出一些水来。<br>「呀、呀、呀、呀、呀」<br>我口含着她的乳房,下半身像斗牛勇士一直狂冲,我在幹一个比我大七、八年,毫不相识的中女!!!!!!!!!!<br>终于,我忍不住了,我感到有激流会从我那话儿涌出,我当然想做一些女朋友也不让我做的事,我立即抽出,立起身,一阵快感,精液全射在她的面上嘴上,泪液和精液混为一体,流在胸脯上。<br>我全身一软,但立时停过神来,衬她精神和身体的伤害还沒復原,穿起衣服就立即奔走。<br>回家后,我担心极了!我现在是一个强姦犯!!